湖口论坛-湖口热线旗下论坛

搜索
查看: 464|回复: 1
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

www.sts9995.com: 家的诉说

[复制链接]
跳转到指定楼层
楼主
发表于 2018-6-6 10:20:21 |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倒序浏览 |阅读模式
家的诉说
刘水泉
夏日傍晚,健步走在海正路北头,空气中夹杂着雨后的凉意迎面扑来。感觉到空气中散发着饭香菜辣熟悉的味道,隐隐听见不时传来断继续续的孩童嘻戏声。出于警觉,我环视四周,梧桐树叶在昏黄的路灯下被照得通亮,一切是那么的美好。不远处停靠着一辆灰色面包车,后备箱敞开着,旁边支着一具单眼煤气灶,还有水桶、水盆,我敢肯定,饭菜香味和孩童的笑声来自附近的面包车。一煞那,我恍然领悟到,面包车就是外来务工人员的家。
以车为家,东奔西走,不是太动荡了吗?隔着绿篱带,我看见男人安静地做着手上的活,女人怀抱着孩子在小步走动,他们安之若然,举止泰然,有基本生活用具,车虽小,确也象个家。我暗暗祈祷面包车一家人平安温馨。
我脑海里忽地闪出读过报摘白岩松的文章《家在途中》,“家是随着年龄而不断变化的概念”。就我而言,又何偿不是呢?
初中毕业后呆在家里,自认为长知识了,逆反父亲母亲管教,一心想离开家过自己自由的生活。
参加工作后,虽有房间住,那只是宿舍。粮食不够吃,鞋底磨穿了,衣服领子破子,于是想到了父亲母亲,又想到了家。结婚有了孩子,有了小家,这时,责任和义务相重叠加,开始懂世务了,“大家”、“小家”都要顾着家,因为家是要维护的。
春秋往复,家的概念也在不断地发生变化,有时意味着是一种悲伤和无奈。
人的寿命象过山车,咣当,母亲跨过了古稀之年,身体大不如前,步履蹒跚,走路立脚不稳,两鬓染霜,皱纹深刻。手背青筋一条条暴露明显,双手振颤得历害,母亲真的老了。几次回家,觉得一向言语不多的母亲说话没有以往直爽,变得象小孩怯怯的样子。“晚上难睡着,夜也显得好长,没一个人在身边说说话。记性不好,手电筒在桌上还到处找,心里发慌……”。母亲的伤心难过,从来不出现在脸上,说话似乎没有底气,我心里有一种深深的悲凉。随着身体的衰老,我看得出来,母亲对我的依赖心情加重了,我听到了母亲需要我的声音,而我却总认为她一个人在乡下过得自在,觉察不到暮年的母亲情感脆弱得如此历害,强调自己总有忙不完的事,对母亲的温情太过单薄。
生命在岁月中匆匆走过。母亲一生忙碌,吃了不少的苦,父亲病逝早,过着孤独寂寞的日子,虽然一般半个月我去看望一次。每次回家,她又心疼我,尤其是我冒雨冒雪回家,她更是埋怨自己,说拖累了我。母亲一生生育了五个孩子,生存下来的只有我和两个妹妹。只要听说我有头痛脑热的毛病,她就急得不得了,增加了她的挂念和担心,虔诚进庙求菩萨保佑一家人平安。
我知道,不是万不得已,母亲是不会说出让我担心挂欠她在家的生活些事。父亲临终时对我说过,我出生时母亲难产。然而,几十年了,母亲在我面前从未说出半个字。好几年前来街上我家,没住两天就嚷着要下乡回家,说街上用水要钱,一把菜也要五角钱。
早在几年前,湾里就有人告诉我说,全村就我家的电灯通宵亮着。其实是上半夜黑灯瞎火母亲睡不着,待到睡着了灯亮了不知道。那时是九江的电,湖口的灯,半夜来电亮晶晶。担心的是电灯泡挨着蚊帐,怕引起火烛。
老来健忘的母亲有些事却记得清晰。在湾里我五服内无血缘亲系,独居的母亲日常生活有些事行动不方便,如挑井水、购物,湾里人只要知道都会上前帮忙。每次回家,她滴水不漏说给我听,谁谁帮了忙,并嘱我不要忘记人家的情谊,我当然谨记于心,犁上没耕到,耙上也要补到。
在湾里,家家户户日常处事基本是以血缘关系维系的,邻里、湾里人对我家、我母亲的日常关照是出于情谊和善良,无有责任和义务,我没有半点理由给人家提出要求。母亲慢慢老去,我的头发也已稀疏斑白。日子还要好好地往下过,生活还得继续,我知道,侍俸在母亲身边的时候到了。
世上从来没有救世主,决策大事靠自己。我与妻子思前想后,几天几夜慎重考虑,在那种年代、那种世俗无法可想、无亲可求,最终毅然决然做出决定,将自己亲手建造的房子卖掉,把母亲接上街与我们共同生活。这种扯奶头的痛苦,没有亲身经历过的人是不能体会到的。难以被人理解的,令我终生难忘,那里面储满了我永远无法忘却的幸福和辛酸的往事。同时,也让我深刻地认识和切身体会到,人到暮年对亲情的渴望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
有娘的地方就是家。上个世纪90年代中期,母亲来县城与我们共同生活。亲眼见到了曾孙、曾外孙的成长。四世同堂一家人,住在几十平方米的房子里,虽逼仄,倒也幸福和谐,此时,家象顽强的植物样,春风吹又生。
父母不在,没有家,湾里成为我的故乡了。
故乡虽然没有亲人的关怀,却有我难以割舍的乡情,修祖堂、修村道路、做塘坝、谁家办大事、办喜事仍让我牵肠挂肚,不能缺失情和礼。
故乡虽然没有家,但曾日出而作,劳动过的田畈地头、使用过的劳动工具犁耙水车依然眷恋。循乡俗、传家风,逢年过节随子伴孙驱车前往祖堂祭祀,活动风雨无阻。
故乡在变,变得繁华,少了些纯朴。
故乡——老家是流淌在身体上的血脉,是“半游子”我一串永远抹不掉的乡愁。
                       2018年5月14日
回复

威尼斯人网站:  据一位宠物猪保护者介绍:“这些所谓的迷你猪要么是故意饿肚子以减缓发育的大肚猪,要么干脆就是奸商虚假宣传。

使用道具 举报

沙发
发表于 2018-6-6 17:21:28 | 只看该作者
楼主对母亲的回忆,使我想起我亲爱的奶奶。奶奶去世前,我每周下乡去探望,奶奶的孤独和对我离开的不舍,令我陷入无尽的悲伤。奶奶去世虽已五年了,但她的笑貌容颜常常在眼前浮现。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 册

本版积分规则

手机版|Archiver|小黑屋|湖口论坛 ( )

GMT+8, 2018-7-26 11:34 , Processed in 0.168564 second(s), 19 queries , Gzip On.

Powered by X3.2

© 2001-2013

快速回复 威尼斯人网站 返回列表
澳门赌场 澳门赌场玩法 澳门赌场攻略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官网 澳门新葡京娱乐 新葡京娱乐 葡京赌场官网 葡京棋牌 澳门葡京赌场 葡京国际 葡京网址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新葡京娱乐场 葡京赌场 新葡京线上娱乐 葡京娱乐网 新葡京注册 新葡京开户 新葡京网上赌场 葡京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 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 金沙官网 金沙注册 金沙开户 金沙棋牌 金沙网上娱乐 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娱乐网址 金沙手机版网址 澳门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娱乐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娱乐网址 澳门金沙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开户 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网址导航 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威尼斯人线上投注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正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导航 澳门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投注 澳门赌场 澳门赌场玩法 澳门赌场攻略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官网 澳门新葡京娱乐 新葡京娱乐 葡京赌场官网 葡京棋牌 澳门葡京赌场 葡京国际 葡京网址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新葡京娱乐场 葡京赌场 新葡京线上娱乐 葡京娱乐网 新葡京注册 新葡京开户 新葡京网上赌场 葡京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 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 金沙官网 金沙注册 金沙开户 金沙棋牌 金沙网上娱乐 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娱乐网址 金沙手机版网址 澳门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娱乐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娱乐网址 澳门金沙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开户 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威尼斯人网址导航 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威尼斯人线上投注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网站 澳门威尼斯人官网 澳门威尼斯人注册 澳门威尼斯人开户 澳门威尼斯人正网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澳门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网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赌博平台 澳门威尼斯人网址导航 澳门威尼斯人备用网址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娱乐 澳门威尼斯人线上投注 澳门赌场 澳门赌场玩法 澳门赌场攻略 澳门百家乐 澳门百家乐玩法 澳门新葡京娱乐场 新葡京官网 澳门新葡京娱乐 新葡京娱乐 葡京赌场官网 葡京棋牌 澳门葡京赌场 葡京国际 葡京网址 澳门葡京赌场官网 新葡京娱乐场 葡京赌场 新葡京线上娱乐 葡京娱乐网 新葡京注册 新葡京开户 新葡京网上赌场 葡京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 金沙网址 金沙娱乐 金沙官网 金沙注册 金沙开户 金沙棋牌 金沙网上娱乐 金沙网上赌场 金沙娱乐网址 金沙手机版网址 澳门金沙网址 澳门金沙娱乐 澳门金沙官网 澳门金沙注册 澳门金沙开户 澳门金沙棋牌 澳门金沙网上娱乐 澳门金沙网上赌场 澳门金沙娱乐网址 澳门金沙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 威尼斯人网址 威尼斯人网站 威尼斯人官网 威尼斯人注册 威尼斯人开户 威尼斯人正网 威尼斯人网上赌场 威尼斯人手机版网址 威尼斯人网上娱乐